鹈鹕泽

【现欧】只有你不知道 20101205

导演高x演员欧非主流演艺圈故事

………………

大型OOC现场!!!

慎入!!!!

 

2010年12月05日

按照高述准备的脚本,拍摄进度已经结束了,他自己拿着片子粗剪了一条后,写写画画又添了些想法,将粗剪的文件和修改意见一起发到了小组群里,几个人讨论一番后,决定加入几个新的镜头。

言下之意,又要东奔西走拍片了。

而从头到尾欧阳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估计是拍完片觉得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就把小组群屏蔽了,还得找人私下通知他。

几个女孩都挺喜欢逗他,欧阳属于聊到点子上后话就会变成话痨的那一类人,每次问他关于游戏的事都能侃侃而谈半天,但是她们说到哪个学院的谁谁想认识他加个好友一起玩游戏,他又会支支吾吾,满脸通红,也不知是害羞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要是对他太过热情,他还会干脆跑掉,要高述在微信上呼唤他才回来。

因此,据高述所知,这些托人来求加好友求认识的,一个都没有成功过。

总的来说,欧阳除了拍摄时特别听话可以随高述拿捏摆弄,其他时候都阴晴不定,一言蔽之,是个怪人。高述平素不乐意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但整个小组里唯一能让欧阳听话的也就他了,所以找他补拍镜头这事,最终还是落在了高述肩上。

高述倒是不太介意,发条信息的事罢了,然而他当他在微信上私敲欧阳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

只能亲自走一趟了。

 

说来,高述与怪脾气的欧阳同学之间微妙地没有缘分,除开两人明明同班却很少打上照面,在作业前甚至没有发生过一句对话外,高述后来才知道他们本该是室友——高述入学前就决定在校外租住,只有大一开学办走读手续时去分配的宿舍看了一眼,认识了一下同班的室友,当时除了原本属于高述的床外还有一张空床,当时高述只是看了一眼就离开了,那张床就是属于欧阳的。

如此,高述不消打听就轻易推测出了欧阳的行踪,下午下课后就直接去了男生宿舍楼。

男生宿舍1栋233室,朝向良好,冬暖夏凉,除了住户太多太邋遢和没有独立卫浴外一切完美,高述在门外看见里面开着灯,敲了敲门,很快有人来开了门,是同班的张伟,屋里两盏大灯只开了外侧一盏,高述说:“我找欧阳。”,张伟便指指里侧左边的床,压低声音说:“跟上边躺一天了,劝不动。”说罢,从自己桌上拿了手机和钱包出去吃晚饭了。

高述走过去,床上的被子被里面的人拱起一团来,高述喊他:“欧阳?”

欧阳并没有回应,高述四下看看,屋里乱得很,自己空出的一张床也不幸成为了置物架,欧阳的桌上零碎杂物摊成一片,连身份证都满不在乎地混在其中,高述仔细看了看,大概是高中时办的证,照片上欧阳看上去比现在稚嫩些,即使处处都透出派出所出品的随意粗犷也难掩少年的清俊,唯一的的缺点是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也是冷冰冰的,缺乏少年人该有的生气,高述有些好奇他经历了什么,问一问的想法刚冒个头很快又被理智压过,再一看,边上写着的出生年份居然比他大两年,生日是12月……正是今天。

屋里一片冷清凄楚,怎么看也没个生日的气氛,高述颇有些感同身受,不过,身为计院白月光,还总是有社团的同僚们记得他的生日,与这个卷着被子的小可怜大相径庭。

高述心情有些复杂,见床上的人迟迟不答,提高音量又喊道,“欧阳?”

床上一阵悉索,不多时,欧阳从床沿探出头来看他,一边耳朵里还塞着耳机,眼镜下的眼睛鼻子都是红的,说话还带点鼻音:“高述?有事吗?”

“……”高述有些被他这刚哭过的样子戳中心窝,斟酌着问:“你生病了?”

“没,就是不想起。”

也不知哪里来的恻隐之心,高述说:“一起吃个饭吧,作业有点要修改的地方,我当代表来通知你。”

欧阳倒也不如平时一样油盐不进,沉默了一会儿,猫叫似的咕哝道:“我要吃火锅。”

高述:“……好吧。”

 

兴许是因为拍片子是被高述指挥惯了,欧阳无形间对他放下了戒备,毫不客气地点名要吃市中心一家重庆火锅,高述对食物要求也不低,没提出异议,两人招了台出租车就上路了。高述本没有吃饭时聊天的习惯,想着去的路上能把事情大概讲清楚,欧阳却没给他这个机会,一直戴着耳机打游戏,到车停下还懵懵懂懂地,大梦初醒的样子,直到在火锅店坐下才活泛过来,点菜一气呵成,颇有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气势,间隙还记得问高述能不能吃辣,贴心地垫了个鸳鸯锅。

点完菜后,高述从背包里拿出消毒湿巾擦餐具,边慢条斯理地擦,边缓缓跟欧阳解释清楚了今天去找他的原由,大概出于吃人嘴短,欧阳倒也没像一开始那样推辞,只是不大情愿地答应了。

一顿饭吃得还算有滋味,两人不算热络,也都不是话多的人,高述专心吃饭,欧阳一心二用边玩手机边吃饭,吃完了也是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往外走,高述强忍着一身火锅味的不适,没工夫注意身边的欧阳,那人也就一直勾着脑袋跟着高述,时不时被匆匆经过的人撞一下肩膀。

走着走着,经过一家西点屋时,欧阳突然在后面喊住了高述,游戏机也收了起来,“我买点东西……等我一下。”

高述没多考虑,点点头随他去了,没多久,欧阳拎着两个屋子状的小纸盒出来,将其中较小的一个递给高述,别别扭扭地说:“其实今天……是我生日,谢谢你啊,这个,送、送给你。”

高述看着他一会儿,接了过去。

两个大男孩儿各自拎着一个蛋糕盒一起回校,到校门口的时候,高述要去附近的租屋,欧阳得回宿舍,两人就此别过,高述目送他走进学校,欧阳走了没几步,像是感知到他的目光,回身朝他挥挥手。

高述也朝他挥了挥手,挣扎了一下,还是扬起声音对他说:“欧阳,生日快乐!”

第一次,高述看见欧阳慢慢地、由内而外地开心的笑了。

而这一幕,比他的镜头记录下的任何一帧画面都要美。

这样的触动甚至令高述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宿命感,而这时他尚不明了,其实一颗种子已经在他的心底落地生根。

评论(6)
热度(57)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