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泽

【现欧】一个人住第五年 13完结章

【前文】

0、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CP新站】

戳我

历经多番磨难终于完结了!

感谢龙妹和芒果的创作,给了我无限灵感,让这篇自我满足的作品能够画上一个句号!也谢谢读者朋友们一直陪着我!咱们下篇文见啦啦啦~

下篇文应该要么是导演高老师x演员欧阳的非典型演艺圈爱情故事or空军少将高老师x机械师欧阳的傲慢与偏见式爱情故事hiahiahia


13

他们落座在中规中矩的长方形餐桌,四张椅子两两相对,高述在欧阳身边,正对着欧阳的父亲,男人人到中年,一头短发还是乌黑的,发质粗硬,看上去就觉得倔强,脊背也挺得笔直,高述望向他的时候,他也上下打量着高述,只是眼神冰冷又直接,看不出多少喜色;欧阳的母亲看上去倒是和善些,但也没有流露出太多情感,上下看看欧阳,又看看高述,再转回去面对她的儿子,问:“介绍一下?”

欧阳紧张地瞟高述一眼,简单地说:“高述,我男朋友。”

高述很有眼色地接上一句:“叔叔阿姨好,我是高述。”

欧阳父亲“哼”了一声,问:“还在上学呢?哪个学校学什么专业的?学生开那样的车不合适吧?”

生怕对象被当作了不学无数的二代,欧阳急吼吼地说:“他早毕业了,自己在硅谷开公司的,上学的时候在M大拿全奖学计算机,现在赚的也多,开个好车怎么了……”

欧阳父母对视一眼,他母亲脸上总算是放松了些,问道:“你们是大学室友?”

高述谨慎地回答:“是的,我们大学时就是很好的朋友,欧阳帮了我很多。”

欧阳的父母并没对这话多做评价,这时侍应生也开始上菜,对话便自然而然地暂停了一会儿,欧阳家并没有食不言的习惯,高述从未有过跟恋人家长相处的机会,也不知该如何提出话题,索性将主动权交给长辈,摆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架势,却意料之外地并没有被为难,夫妇二人只有在听说欧阳不时会去高述的公寓留宿时脸色稍青,其他时候都可以称得上和颜悦色,对高述十分满意的样子。

饭后,夫妻俩也并没有久留的意思,高述主动提出送他们二人回酒店,欧阳从善如流地替父母打开车后座的门,照顾妥当后自己坐进了副驾驶,往时他们总要厮磨肉麻一番再出发,此刻有长辈盯着,两人都不敢造次,欧阳甚至紧张地打了个小嗝。

一路无言,到达目的地后,欧阳又很狗腿地去开车门,服侍父母下车,欧阳母亲拎着包独自下了车,拉着欧阳说:“小高你等一下,我从家里拿了点东西给阳阳,阳阳,你跟我上去拿下来。”

欧阳母亲果断而坚定地关上车门,欧阳父亲坐在后座岿然不动,高述心说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倒并不觉得紧张,看着欧阳被他母亲拽着一步三回头离去的背影,甚至有些想笑。

 

等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酒店门里,欧阳的父亲才重重出了口气,高述安静等着他开口。

半晌,欧阳的父亲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我们家欧阳……从小就是很聪明的孩子,也很乖,我和他妈说的话,他都听,也一直没怎么让我们操过心。”

高述想起大一第一次遇到欧阳时的情形,那样子如果叫不让人操心……那么高述宁愿他天天出去招猫逗狗。

他想起自己独断独行的父母,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继续沉默。

欧阳的父亲也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说:“去年他说他要来访学,我们没有反对,他完全没有让我们插手的意思,自己走完了程序,八月份临行的时候,他跟我们说……他不喜欢女人。”

而欧阳是十二月份才来到美国的。高述面色微动,但只是嗯了一声表示自己有在听,示意欧阳的父亲继续说下去。

“……我们让他在家闭门思过,但他从来没松口……总之,过了几个月,他还是走了,我和他妈年纪也不小了,工作也忙,没什么闲心思管他,还是从亲戚家的孩子那儿才知道,他真的找了个男人在一起。”

高述耐着性子问:“您提这些,意思是……?”

欧阳的父亲停了一会儿,似在斟酌语言,许久才憋出一句:“我发现,以前我没没觉得他哪里不好,是因为他在我们面前从没这么好过。”

见高述不予置评,男人继续说道:“我们给他定的标准,从来都是我们自己的标准,他想要的东西,都是作为奖励,只要学习好了就让他去买,回头想想,我跟他妈只知道他喜欢游戏,别的什么都不知道,过去一家人相处在一起,五句话内必定会吵起来,我跟他妈都是老师,谁也不觉得这种教育方式有问题……直到他长大了,不再需要我们的帮助,离开我们身边,我们才意识到,欧阳在成为我们的学生之前,是我们的儿子……”

长者低落的声音令高述动容,但他说不出任何宽慰的话,况且,如今再说又有什么用呢?欧阳的父亲对高述而言不过是个陌生人,他对他感到恻隐,但想到爱人曾经遭遇的茫然无措被这样轻描淡写地概括了,心疼和愤怒顿时侵占了他的理智,连说话的语气都无礼了些。

高述的声音中隐含着克制的不耐:“叔叔,我与家人关系并不亲近,但不希望欧阳也像我一样,我想……这些话您应该对欧阳说,由我来转述,不大合适。”

又是长久的沉默,高述听见后面深呼吸的声音,男人声音沙哑地喃喃说道:“怎么好像一眨眼,阳阳就这么大了?我从没有想过,他会找一个……男朋友,而且还是像你这样的人。”

高述笑笑:“我们很相似,或许您看不出来,实际上,欧阳跟我是同一类人。”

欧阳的父亲在后面拍拍高述的椅背,震动传到他肩上,微弱而坚定,随后,男人便开门下车,却只是站在车边,没有离去。

高述若有所思地望着酒店的大门,不一会儿,欧阳提着大包小包的身影出现在门边,高述锁了车,快步走过去帮他提袋子,回到车边时,欧阳的父亲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他们,高述知道他有话要说,主动接过欧阳手里的东西打开车尾箱收拾,高述手脚快,三两下就整理好了,手机又放在车上没带下来,为了给父子俩留聊天的空间,他只能站在原地看天解闷。

 

月朗星稀,明天一定是好天气。

 

不知过了多久,欧阳从车前绕过来,站在他的身边,也不说话,只是跟他一样看着干净的夜空。

欧阳往他边上靠一靠,让两个人紧挨在一起,说:“今晚的星空很美啊。”

高述歪了一下脑袋,侧脸正好贴在欧阳的头上,软软的头发搔着他的脸颊,有点痒,还有熟悉的洗发水气味,接了一句:“今晚的月色也很美。”

两个人一块儿站了会儿,欧阳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指着一处说:“那是猎户座吧?”

高述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看:“嗯。”

欧阳说:“你教我的,我还记得呢,就快毕业那会儿——你还记得吗?也是冬天,我们俩穿着睡衣在天台上吹风,看星星,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理想……还挺浪漫。”

“我记得。”高述说,“从那以后每一次我仰望星空,都能想起你在我身边的感觉……”

欧阳问:“什么感觉?”

高述笑了一下,说:“想抱住你,吻你,但不敢的感觉。”

欧阳一下被噎住,其实那时他对高述的感情也有朦胧的感觉,但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正视的勇气,此时提起旧事,心里说不出的愧疚,恨不得穿越时空回去把自己摇醒。

欧阳说:“……我人在这,你现在可以实践了啊。”

高述便依言伸手将他揽进怀里,两手紧紧抱住,生怕他会突然飞走一般。

欧阳回抱住他,微微抬起下巴亲了一口高述的脸颊,说:“我在呢。”

高述便低头吻他,两人在如水的凉夜中腻歪了半天,浑不觉自己身在公共场合。

 

一吻毕,欧阳脸红红的,但很开心的样子,靠在高述肩上不愿离开。

欧阳说:“我妈我爸刚都跟我道歉了,就,以前那点事儿。”

高述摸着他后脑勺的头发,应道:“嗯。”

欧阳说:“其实我早就不在意了,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但是他们俩能跟我承认错误,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高述:“嗯。”

欧阳:“我爸妈还说了让我好好跟你在一起。”

说完离远了点,打量了一下高述,又一头扎进他怀里,“我爸妈眼光真不错。”

高述闷声笑出来。

欧阳在他胸口锤了一拳,两人又静静抱了会儿,高述捏了一下欧阳冰凉的耳朵,说:“我们回家吧。”

欧阳拉住他同样冰凉的手,好像一辈子也不打算放开似的,笑着说:“好,回家!”

 

END


评论(37)
热度(238)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