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泽

郑开司的出现说不上不合时宜,在这条鱼龙混杂的街上,人员的流动是很正常的,但郑开司的到来似乎并没有被谁察觉,他就像个随风而动的蒲公英种子,渺小又安静地降临在这里。
每天中午十二点过半,郑开司才会趿拉着人字拖下楼觅食,他的头发有点长,干爽得毛躁,明明入夏已经有一段时间,他身上的旧T恤还是散发着一股箱子里的樟脑丸味。大家状似漫不经心地做着手上的活,其实都悄悄观察着这个来路不明的年轻人,又在他回到租屋后交换破碎的信息。一个郑开司就这样被零零落落地拼凑起来:23岁,曾经是个赌徒,家里没人了,没有工作,钱是在一艘赌船上赚来的……

评论
热度(1)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