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泽

爱是

写了一晚上,写的我饿死了!!!!🙄
生日快乐😉(手机端貌似不能艾特,于是我就不艾特了,亲耐的生日快乐!!!!么么么么么)



◆○◆○◆○◆○◆○

爱是一蔬一饭。

◆○◆○◆○◆○◆○


北京刚入秋的时候,小飞的车厂开了起来,多得是要操心的事,每天披星戴月,没过多久,新买的衣裳都空空荡荡的,夜里晓波在睡梦中黏过去,毫不夸张地说,都会被他嶙峋的肋骨硌醒的。
于此,晓波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他身为聚义厅老板,生意日渐红火,人手却严重不足,凡事只能亲力亲为,与小飞的忙碌不相上下,有点空闲的时间都被账本占了去,喂胖谭小飞的计划也就因此一拖再拖。
十月底,寒风渐起,也为聚义厅带来了几位靠谱的员工,晓波终于能从琐碎的工作中解放出来,全身心的投入营养菜谱的研究中去,于是小飞过上了每天有早餐,中午晚上有人送饭并盯着他吃下去的幸福生活。
一个月很快过去,随着小飞的脸颊一起膨胀的是晓波对与料理的热情,眼见着小飞的生日要到了,晓波摩拳擦掌地要为他准备生日宴。

对于晓波而言,生日其实并不是特别重大的日子。妈妈还在的时候,会给他买蛋糕,买玩具,做上一桌好吃的,还会给他讲很多很多故事,后来妈妈过世,晓波的大半个童年都是在姥姥姥爷家度过的,张学军出狱后,晓波便开始胡乱地混。活了三十年,别人的生日party他参加了不少,记得祝他生日快乐的人却没有几个。
但小飞不一样,虽然他很少提及他的过去,但晓波觉得,他就应该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瞧他过去挥霍的劲儿,估计每一次生日排场都可大的。这几年小飞吃了多少苦,晓波心里都是清楚的,这是他俩搭伙过日子后小飞的第一个生日,晓波想让他热热闹闹的过。想到小飞融入人间烟火的画面,晓波就忍不住抿着嘴角笑起来。

几天过去,晓波生怕准备的惊喜提前走漏了风声,硬是等到小飞生日的前一天早餐时才问他有没有时间,小飞喝粥的手停了下来,思索了一会儿才告诉他虽然手头有几个急活儿,但是不出意外的话还是能赶回来的,晓波就乐颠颠地应下了。
第二天一早,晓波送走了小飞后就马不停蹄地骑车去菜市场搬了一大堆食材回家,择菜,腌肉和鱼,发面,用了大半天,午觉醒来,正好弹球儿提着蛋糕也来了,两人里外忙活一通,将家里收拾了一下,让组成happy birthday字样的氢气球升了起来。天色渐晚,晓波下厨烧菜,剁椒鱼头,腊味合蒸,老姜鸭,可乐鸡翅,白灼大虾,青椒牛仔骨,红烧狮子头,蒜蓉小白菜,炒杂菌,和一锅炖了半天的排骨汤一一上桌,霞姨和几位相熟的爷叔都到了,等到最后晓波上桌了,这场生日宴唯一的主角却迟迟没有到场。
等到菜都停止冒热气了,他还是没有回来。
这时已接近九点,灯罩叔喊了一声饿,边上闷三叔瞪了他一眼,晓波才如梦初醒地张罗着让大家先吃,自己去院子里给小飞打电话,连着打了好几次都是已关机,再打车厂的座机,通是通了,却迟迟没有人接,晓波仍是不死心,又打了车厂几个工人的电话,竟然没人知道谭小飞的下落。
晓波心里着急,回屋打了个招呼就拎着外套出门打车到了丰台,谭小飞的车厂漆黑一片,晓波上前去擂卷闸门,弄得嘈杂的声音几乎响遍整个厂区,依然是没有回应,于是他只能原路返回家中。

一来一回间,客人们都已吃饱,晓波一一将他们送出院门,并向霞姨反复保证绝对没事后,才一人回到热闹过后显得格外冷清的屋里,找来饭盒将剩菜收拾起来,又静静的把碗给洗了,小飞还是没有回来。

晓波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开了电视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没一会儿就在广告的音乐中睡去,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零点,侧着的脖子疼的厉害。
而小飞还没有回来。

晓波郁闷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先是绕着茶几打了几个转,又拐进厨房转悠了一下,最后还是赌气地回到餐桌前,将几个打包好的餐盒装进环保袋里,准备提到聚义厅去当作员工餐分了算了。

走去聚义厅的路上,晓波一直忍不住担心,万一小飞突然回来了怎么办,但马上又铁了心地说服自己,回来就回来了,关他张晓波屁事,饿死他算了。临到聚义厅门口了,又想起家里那几个气球没撤下来,顿时有种想要回头的冲动。

聚义厅里人声鼎沸,晓波挤过人群,钻进吧台里,用吧台下的微波炉热了热菜就招呼几个员工过来吃,大家都是第一回尝到老板的手艺,都是赞不绝口的一顿夸,见老板心情不太好的样子,便心照不宣地轮流去陪晓波聊天。
一来二去间,晚饭剩下的菜已经不多,晓波懒得洗碗,又将它们原样放回环保袋里,聚义厅一夜的营业也即将结束,晓波帮着把卫生收拾了,嘱咐几个员工注意安全后,自己便在储物间支起的行军床上躺下了。

晓波并没有睡着,因此他在听到后厨门响的时候立马就翻身起床了,走过去开灯一看,果然是拿着钥匙的小飞。

他想问,你昨晚上去哪了,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吗,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
但他最后说出口的却是,你吃饭了吗?

咕噜一声,小飞的肚子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聚义厅里设备不齐全,只有一口小奶锅和一只电磁炉,张晓波翻来翻去,只翻到一包泡面。

在他折腾的时候,小飞就寸步不离地缀在后面,轻轻慢慢地解释,我晚上接到一个熟人的电话,车子路上抛锚了,喊我过去,修了很久,没修好,丫什么都不懂,喊了拖车公司还不让我走,刚还是给修好了才让我回来的,中间手机没电了,没联系你,对不起。
他的声音又温柔又低沉,好像害怕惊动了什么似的。这是报酬,都给你,让你担心了。
小飞上前去,把一叠卷起来的钞票塞进晓波牛仔裤屁股上的兜里,晓波还是有点生气的,转过来想瞪他,又一瞬间被恋人诚恳的眼神软化,气哼哼地转回去拨弄锅里的物事。

昨天是你生日。

小飞挠挠脑袋,我自己都忘了,气球,我看到了……

笨啊,连自己生日都忘,哪天别忘了你叫什么。

小飞从后面贴上来搂着他,你替我记着就行了,我只要记得你张晓波就够了……

张晓波说,滚,面汤要烧干了。

一口粉色的小奶锅,张晓波不记得自己买过这玩意儿,此时装着快要满出来的食物:一大盆汤,混杂在弯曲面条中间的白米粒儿,被碾碎的狮子头,略有些萎缩的小白菜,顶上整齐地码着腊肉腊肠,边上鲜嫩可口的一个流黄荷包蛋和半块腐乳,光是香味就让小飞食指大动。晓波拿着两双筷子在他对面坐下,小飞惊讶,你也没吃?

晓波又是气得一哼,怪谁?又说,赶紧吃你的,趁你的生日还没过去太久,明年记得早点回家,不然还给你吃这么埋汰的寿面。

小飞听话地戳破蛋黄,再捞起一筷子沾了蛋黄的面,热乎乎地吃进嘴里,粗粗嚼了几口就吞下去,笑得露出牙龈,说好吃,晓波也笑了,凑过去也捞了一筷子,两个人就亲亲热热地头挨着头吃完了一锅杂烩长寿方便面。

吃饱了困意也上来了,晓波懒得回家,爬上行军床又眯上了,小飞去把锅筷收拾了,也跟他挤到一起去,冰凉的手和身上的机油味儿都让晓波打了个激灵,但他用力的将晓波搂在自己的胸口,没一会儿,咚咚的心跳声和两人依偎的暖意又勾起了瞌睡,两人最终还是邋邋遢遢地靠在一起,睡着了。

谢谢你,我爱你。
生日快乐。🎂

评论(12)
热度(38)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