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泽

【嘎尾】【多cp】过云雨 3

嘎嘎上线


3

联系上下文,这个少爷肯定是王嘉尔没跑了。张伟想起他的香港背景,对少爷这个称呼感到一丝喜感。

“去哪儿见啊?”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五分钟后下楼。”说完没给张伟回答的机会就挂了电话。

 

五分钟后,张伟拎着垃圾袋下楼,绕过停在那儿的奔驰先把垃圾扔了,又绕回副驾驶去敲敲车窗。贴着黑膜的车窗降下来,里面的人问:“张伟?”

张伟点点头,里面的人稍微侧了侧头示意他上车,他拉开后座的车门,却意外地发现里面已经坐了一个人,正侧着身子眼巴巴地望着他。虽然刘海儿柔顺地垂着,身上穿的是看上去毫无攻击性的嫩粉色卫衣,但那眉眼,那五官,张伟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不是王嘉尔还能是谁。

有那么一瞬间,张伟觉得是自己开门的方式有问题,当即就想甩上车门重开一次,但残存的一点点职业素养阻止了他已经动摇的手。

车里的人颇有些迫切地对他招招手,“哥哥快上来!”

这一次,张伟毫不犹豫地坐到了他身边。

 

张伟原以为王嘉尔会是一个跟照片上一样满脸冰霜的男人,直到他在王嘉尔身边坐下,觉得这人脸上的季节一下子变了,那点白花花的冰渣子一瞬间开成了繁茂的梨花,一簇一簇的热情拥到张伟面前来。说实话,除了导购员,张伟这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么热情的人。而且对方还是个黑道少爷。

“哥哥,你好点了没有?我昨天看你醉的好厉害哦,还好医生说你不是酒精中毒,我给你喂了解酒的药,你昨天吐了是不是不舒服?我知道有一家很好吃的粥店——医生说吐完要吃清淡的哦,所以我带你去喝粥吧!真的很好喝的,好吗?”

张伟刚想说他已经喝过粥了,但看到王嘉尔兴致勃勃的样子,又是他的顶头上司,心想这面子看来是不得不给了,嗫喏半天,在王嘉尔热切地凝望中点了头。

这一路上王嘉尔的嘴就没停过,叽叽喳喳地把张伟的身世问了个底朝天,好在张伟平时跟李易峰混的多了,习惯了满嘴跑火车的闲聊方式,那个瞎编的身世背景可以说滴水不漏。王嘉尔一茬接一茬连珠炮似的追问,问的却都是无关紧要的问题,张伟绷紧了神经去听他的弦外之音,听来听去还是觉得这孩子不是演技太好就是真的没什么城府,语气和眼神都诚恳,张伟险些对他放下戒心。

就在像查了一轮户口之后,王嘉尔安静了一小会儿,张伟好不容易歇了一口气,不自觉地往下出溜了一点,瘫在座椅上。眼看着还没到目的地,似乎不甘心就这样沉默似的,突然又开口问道:“哥哥你平时很爱喝酒吗?”

这又是什么套路?张伟迅速回想了一下,人设里并没有提过这一点,于是如实答道,“一般吧。”

王嘉尔哦了一声,又接着问,“哥哥平时喜欢吃什么?”

张伟又回忆了一下,觉得人设的细节还是不太完善,又按自己的口味说,“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肉吧,有味儿的肉,方便吃的,就汉堡王那种最好了。”

闻言,王嘉尔突然紧张起来,“那蔬菜呢?”

张伟小幅度地伸个懒腰,“人为什么要吃草……”

紧张的王嘉尔这时陡然拔高音量,“哥哥,我觉得你不可以这样子生活!”

张伟一句“你又不是我爸”已经到了嘴边,正要说出来时又回去过了一下脑,终究还是没说出来。这时车也停了,前座的两个人将后座的车门打开,张伟便从善如流地用下车来逃避王嘉尔不赞同的眼神。

 

那边厢王嘉尔也下了车,绕过来抓着张伟的手往饭店的方向走。这条街道张伟不算熟悉,倒也是来过几次的,个中原因除了他是B市土著之外,还有就是他那位把自己卖给了香港人的好同志李易峰。王嘉尔手劲儿挺大,拉着张伟径直走向一家店面,张伟抬头一看,门脸上书威记砂锅粥,正是李易峰刚刚给他带的粥的产地。

哎,真是不太懂你们的香港情节。

 

店员将他俩带到二楼靠街的落地窗边坐下,一人发一本菜谱,张伟刚吃过,随手点了份豉汁蒸排骨了事,王嘉尔倒是特别认真,田鸡粥,叉烧包,蒸风爪,游水鲜虾肠,末了还加上一份蚝油时蔬,对着菜谱特意强调道,“这是给哥哥点的。”

菜品不一会儿就上齐了,小小的台面被一个蒸腾着热气的砂锅占据了大半面积,蒸笼们只能堆叠在一起。小店生意火热,采取自助式服务,王嘉尔主动跑去接了一壶茶水来涮餐具,又给张伟盛好一碗粥放在他面前,张伟倒也没觉得让少爷服务自己没什么不妥,只是老神在在地盯着锅里升起来的白雾发呆,拿着双筷子在骨碟上比齐了好几次。

 

他隐约觉得不对。从坐下开始张伟就隐约有点儿心慌,前座的两个大哥并没有跟来。也就是脱离了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后,张伟才觉得他跟王嘉尔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王嘉尔虽然看上去并不如照片里那样富有黑道气质,张伟跟他相处下来,也没觉得他跟其他的同龄青年有什么不一样。也许是大学里无数节昏昏欲睡的侦查学犯罪学心理学课给他带来的身为警察的直觉在作祟,他总觉得王嘉尔此行除了关心一个偶然救到的“哥哥”之外,还有其它更深层次的原因。

他惴惴不安地等着。期间想起王嘉尔听到他不吃蔬菜时严肃的脸孔,甚至将一大盘青菜吃下去大半。

王嘉尔的进餐习惯很好,食不言,一直低头默默地吃,把张伟急得有些坐不住。

约莫二十分钟后,王嘉尔终于解决干净了桌上的食物,只有粥还剩下小半杯锅,他放下筷子,招呼服务员来收台埋单,得到回应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面巾纸,抽出一张递给张伟。张伟还是有些心神不宁,将纸巾接过来后就攥在手心,等着王嘉尔的下文,不料王嘉尔只是神情严肃地盯着他,两人对看了半晌,王嘉尔有些着急了,“哥哥你不擦嘴吗?”

张伟如梦初醒,举起纸巾随意地擦了一下嘴,王嘉尔还不满意,又说,“不行,没有擦干净。”

想着你请客你说的都对的张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把纸巾抖开,却顿住了动作。

沾上了一点油渍的纸巾正中央,黑色的字迹一笔一划地写着“警察,请帮助我”。


评论(19)
热度(34)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