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泽

【嘎尾】【多cp】过云雨 2

峰峰上线

角色的台词和ooc都是为情节(和作者)服务,跟正主没有关系,不要掐,听话


2

张伟是被尿意唤醒的,但由于剧烈的头疼,他挣扎了许久才起身,然后迟钝地环视一下周围,还好,虽然破旧,但并不是陌生的地方。

这房子是组里特地给他找的,八十年代的老房子,租金极低,坐南朝北,夏暖冬凉,厕所无窗。张伟摸着黑放水出来时,大门被人用钥匙从外面开开。

 

面色不善的李易峰啪的一下拍亮荧光灯,盯着他说:“我给你带了吃的。”

 

张伟自觉的支起折叠桌,端出小板凳,李易峰将手里的打包盒放下,一屁股坐到他的对面,轻轻叹了一口气,闻声,张伟心里哀嚎一声,翻了个白眼。

李易峰是他们队里的队草,长得好看,刚正不阿,警校时期就是一个风云人物,据说他从小的梦想就是当警察,抓坏人,并以此为由拒绝了所有向他示爱的女孩子。他严于律己,对别人的要求也同样严格,局里没几个人受得了他的性子,而习惯性懒散的张伟,是他在警局里唯一关系比较亲密的朋友。

对于这段友谊,大多数人都觉得奇怪,其实背后的原因很简单:张伟偶然撞见过李易峰跟他男朋友在停车场亲热。

就是因为这样,李易峰半是防备半是巴结地接近了张伟,按他自己的理论,跟同性搞对象虽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在这种特殊的工作环境下还是要注意一下影响的,最重要的是,他并不想被出柜——张伟对别人的私事一点兴趣都没有,更何况他视力极差,当时李易峰跟他男朋友在十米开外的地方,他也就看见了两个人影而已,至于他俩是谁,在干什么,没戴眼镜的张伟都没看清。

他本以为李易峰在摸清了他的底细之后就会想过去一样疏远他,但事情却并没有像他预料的那样发展,于是他拥有了人生中第一个gay蜜。

李易峰人虽轴,对张伟还是很好的,在最初组长指定让张伟来当卧底时,只有李易峰马上拍桌子反对,甚至直接要求组长让他去当卧底,在被拒绝之后,又主动申请承担监视张伟的职责,这两个月以来,他很少回家,大多数时间不是跟着张伟就是在张伟住的小破屋子对面的小破屋子里分析案情,张伟在心里对不起李易峰的男朋友的同时也是十分感激的。

然则,他纵然有千般万般的好,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唠叨。

而他开始唠叨之前,都会叹一口气。

正如此刻,张伟拿出打包盒一看,清粥小菜配肠粉,颇具广东气息,跟张伟的口味完全不合,但他没敢开口。

然而,山却主动来就他,李易峰冷冰冰地说,“看你昨晚快把胃都吐出来了,吃点清淡的。”

原来我吐了啊。张伟内心接话,默默喝粥。

“你挺能啊张伟,喝那么多,自己说了什么你知道不?”

张伟知道,但张伟不说,现在他最后悔的就是没有把身上那个针孔相机丢到酒杯里。

“还好你傻人家比你更傻,你的身份要是就这样暴露了,你考虑过后果吗?”李易峰拍了两下桌子,盒子里的粥被震得晃了晃。

“知道昨天你是怎么回来的吗?”

张伟老实地摇摇头,李易峰伸手过来抓住他的手腕,脸色凝重地说,“是王嘉尔送你回来的。”

 

张伟还张着嘴,端着快餐盒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把粥洒出来。

 

对张伟来说,王嘉尔这个名字,大概是除了陈浩南之外印象最深的一个黑道人物的名字了,因为他就是那个神通广大、掌握了所有参与调查此案的警察的详细身份信息的、具有悠长历史的香港黑帮的B市分部的话事人,张伟此役的最终目的就是将他和他背后的整个势力一举端掉。

两个月之前张伟就看过王嘉尔的档案,照片上的年轻男人西装革履,染着白金色的头发,英俊的脸上神色倨傲,眼神带着压迫感,当时张伟还评价,这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而现在李易峰告诉他,这个坏东西送喝醉了的马仔回家?

 

李易峰继续说,“……他一个人来的,给你开门的时候,我就在猫眼里看着,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想直接冲出来,给他一枪吗?”

张伟连忙插科打诨地安慰,“别急啊,犯不着为这么个货色赌上自个儿的人生,你放心,我会尽力……哎,别急,很快的很快的。”

李易峰收回抓着他手腕的手,还想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张伟的手机响了,是昨晚跟他喝酒的人之一打来的,于是李易峰就噤了声,等他嗯嗯啊啊地应付完了,挂了电话,两人之间又一时陷入了沉默。

 

“我先走了,”过了一会儿,李易峰说,“垃圾记得丢,一切保重。”

说完,他就起身离开了,张伟听着他关上门后又打开对面的门再关上,再想起昨夜的见闻,觉得自己安慰人的话怎么听都不靠谱。

然而现实并没有给他太多时间忧郁,电话又响起来,这次是一个陌生号码,他接起来,对面一个陌生的声音说:“张伟吗?少爷想见你。”


评论(23)
热度(32)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