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泽

【嘎尾】情意绵绵剑 1

现代(武侠?)AU
OOC,OOC,OOC


击剑运动员x酒吧歌手

1
二月中旬的北京,暖气还没停,张伟被燥得口渴,嘴里黏黏地发苦,索性起了床,吹着口哨放了水又绕到客厅茶几边给自己补充水分。
半瓶隔夜的绿茶冲掉了口中的苦味,他拧上空瓶子丢进垃圾桶,环视了一遍这个一眼就能看完的小房子。
这是他在这住的最后一天了,下午一点就会有搬家公司的人过来,帮他把东西都搬到新的公寓去。现在是上午十点二十三分,这意味着他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来收拾要带走的东西。
于是他又坐着发了一会儿呆。

也就是那么一会儿过后,他终于振作起来,决定了要从卧室开始收拾,就是在他从沙发上起身的一瞬间,甚至海绵都还没来得及恢复形状的那短短一刹那,有人敲响了张伟家的门。

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三下为一组,一共三组,间隔均匀,不疾不徐,跟张伟那几个损友讨债似的砸门天差地别,于是他又看了一眼钟,十点三十五,也不像是搬家公司啊。
然而张伟就是一个戒心低得吓人而且身体行动快于大脑的人,他直接开了门。

然而门外还是门,隔着一扇生锈的防盗门,一个西装革履、剃着板寸的精壮中年男人站在门口,神色严肃,张伟只看了一眼就说“不买保险谢谢”,反手就甩上了门,转身正准备去卫生间洗漱,规矩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张伟对推销员抱有同情,但并不耐心,他并没有打算花半个小时的人生被忽悠,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推销员出奇的有耐心,直到张伟洗漱完毕回到客厅还坚持着三下一组的频率敲着门。

由于这样那样,反正肯定不是张伟觉得敲门声太烦了这样的原因,最终他还是坐在了张伟的对面。
“张先生,时间宝贵,我就长话短说了。”
张伟心想不就特么买个保险吗老子没钱不买。
“我想买下您手上那本剑谱,五万元,钱我已经带来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还请您配合。”

张伟懵了。剑谱?不要说剑谱,张伟从小到大还没见过正经的剑呢。仔细回忆一下,家里老头老太太练的那套太极剑似乎也是跟公园里别的老头老太太学的,剑谱这种东西根本闻所未闻。

他只能两手一摊往沙发上一靠,“不是,我倒是想跟您一手交钱 一手交货,问题是我根本没货啊,啥剑谱我是根本不知道啊,您还是请回吧……”

那人也不过多纠缠,只是深深的看了张伟一眼就一言不发地起身离开了,张伟送他出门时还没忘了说句慢走。

这时的张伟还不知道,将来的他会有多后悔没把这人拦下来。

评论(7)
热度(17)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