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泽

演技 5~10

RPS RPS RPS
OOC OOC OOC


5

虽说这是一部双男主的戏,但其实他俩并没有对手戏,导演让他俩好好相处培养感情,他俩就交换了联系方式。

吴亦凡人情练达,直觉李易峰并不是能轻易混熟的酒肉朋友,再加上确实是前辈,隔着一道代沟,也就一直安守本分地做着点赞之交,不敢越雷池一步,却没想到是对方先发来了邀请。
 

……约火锅的邀请。
 

6

路上有些堵,吴亦凡到得迟了点,走进小包厢的时候李易峰正对着手机吞云吐雾,窗户大剌剌地敞着透气,深秋的风吹进来有些凉意。

“来了?”他摁灭烟头,“不好意思啊,突然馋了,临时才叫你出来。”
 

这一顿火锅,两人各怀着心事,饱是吃饱了,其实很不痛快,临到分别时两人的对话也不过十句。

吴亦凡开始担心日后的相处。

好歹一个剧组呢,低头不见抬头见啊。
 

7

秋去冬来,他还没来得及担心太久电影就开机了,李易峰有一部电视剧还没拍完,迟几天才进组,吴亦凡的部分先拍。

赶巧有一场户外的夜戏,拍完后天都大亮了,他实在是困得不行,打算先回宾馆睡一觉再说,走到路边突然听见有人喊他名字,一扭头,李易峰穿着纯黑的大衣站在一辆白色宾利旁边带笑瞅着他,头一偏示意他上车。
 

“峰哥,你怎么来了?”

“来监督一下你们有没有把我给换了呗。”

吴亦凡心想,这啥跟啥呀。
 

但李易峰啥也没多说,熟练地打方向盘,到了地儿就把吴亦凡放下了,撂下一句“演的不错,继续加油”就开走了。
 

吴亦凡觉得李易峰这人真是太难懂了。
 

8

李易峰比说好的时间还晚了两天进组,所幸导演也不爱赶时间,没把之后的镜头挪过来拍,而是给剧组放了个小假。

这两天里吴亦凡哪儿都没去,就窝在酒店里补了一部李易峰的电视剧。

观后感是……真好看,这个前辈长得,真是没得说。
 

他回味了一下记忆中李易峰的素颜,羡慕得不得了,明明比自个儿还大三岁的男人呢,皮肤怎么能那么好那么白。
 

9

吴亦凡觉得,在很多人面前的李易峰和在他面前的李易峰大概不是同一个人。
 

明明演着跟女主角深情对视的戏,他却能突然笑出来,有时候要求他忧郁一把,坐在桌前暗自垂泪,他能一下子红了眼眶,哭得安静又好看,但是导演一喊咔他又会马上笑出来。
 

这跟他夹着烟面无表情地靠在椅子上的样子太判若两人了。

……但是,都一样好看。
 

10

拍摄日程过去三分之一,吴亦凡突然陷入瓶颈,情绪不对,导演拍了一天,没有几条满意的,烦躁得很,赶他回去揣摩剧本。
 

从吴亦凡——或者说谭小飞——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这样的故事。

谭小飞是个夜夜笙歌的富二代,有钱有样貌,却特别孤独,没有安全感,有一天他跟家里闹翻了,跑到一个小城市里去自力更生,租了一个小房子,却在清理信箱的时候在一堆广告里发现了几封手写的信。他很好奇,是谁会在这个年代坚持用手写信呢?

他擅自拆开一封一封看过去,对方的字一般,小学生似的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内容却感情真挚而动人,都是在回忆他和“你”的故事,看完之后谭小飞又去看信封,收信人那里写着郑虹,大概是上一任租客的名字。

谭小飞没事的时候就躺在床上瞎看,看窗户上被似的乱七八糟却撕不干净的玻璃贴纸,墙壁上曾经贴过海报的痕迹,幻想着郑虹和写信来的人曾经一起在这里度过的日日夜夜,幻想着他们的甜蜜和争吵,想到孑然一身的自己突然觉得无比的羡慕,但又不知道自己在羡慕什么。
 

是他们曾经一起度过的时间呢,还是被人惦记的郑虹,又或者是心中上有牵挂的写信人?

他觉得烦躁,但仔细一想,这么恩爱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分开了。

但信却没有停止过,谭小飞每一封都细细地看,每一字每一句都记得,这字里行间写的郑虹那么美好,谭小飞看久了,觉得自己都要爱上她了。

直到有一天,来信人说,他要离开了,希望走之前再见郑虹最后一面,就在圣诞节那天下午约在广场的一个咖啡店里,还说对等到天黑为止。

谭小飞决定去见他,却在从广场去到咖啡店的马路上被一辆失控的的士撞了,醒来时已经在医院,父亲的手下守在床边,告诉他转院手续已经办好,出租屋里的东西也收拾好了。

说来也巧,回京后照顾谭小飞的护士就叫郑虹,谭小飞没有问她是不是小城出租屋的郑虹,但把信里写的那个人的一切都叠加到了她的身上,跟她谈起恋爱。

然而好景不长,郑虹并没有他想象得那样好,护士的工作很忙,即使闲下来两个人也并没有共同话题,就这样分手了。

或者说,谭小飞其实并没有真正爱过郑虹。

他又像过去一样日夜颠倒,偶然有朋友带他去了一家叫聚义厅的酒吧,说是尝个新鲜,到了地儿自己却跑了,留下谭小飞一个人坐在吧台边,刚喝了一口酒,旁边一个年轻男人跑过,手机跌在地上,屏幕亮了起来,谭小飞捡起来,看见锁屏图片是郑虹的照片,还没来得及反应,手机就被抢走了,那人一叠声地说着谢谢啊谢谢,谭小飞问这手机是不是他的,年轻人很奇怪地否认了,他还想再问下去,但朋友这时带着几个人回来,拿着手机的人也走了。

最后一个画面就是谭小飞安安静静的走进房间里,从行李中翻出那几封夹在大衣里的信,走到阳台上看,然后天上开始下雪,他借着阳台的灯看完了信,掏出打火机把它们烧了个干净,最后流下一滴眼泪,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说了句我爱你。
 

吴亦凡对剧本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恨不得每一句台词都能倒过来背的熟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走到摄影机前,就是死活入不了戏。
 

当他回到酒店,洗了个澡,听导演的话长出一口气然后拿起剧本,看了几页后闭上眼睛,打算像往常一样在脑海中将画面过一遍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症结所在。
 

看了几天李易峰演的张晓波——也就是故事里写信的那个人——他满脑子都是李易峰的那张带着张晓波对郑虹的怀念的脸。

那张让他心烦意乱的脸。

评论(7)
热度(51)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