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泽

攒段子

*
小飞出狱的时候从狱警那里拿到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他入狱的时候穿的那身衣服和钱包,一个装着他的旧证件和落实户口的证明的档案袋,还有一个颇具重量,鼓鼓囊囊的牛皮信封,里头装着他的车钥匙,他住的公寓的钥匙,还有他平时贴身戴着的项链和当时塞在口袋里的戒指。
然而车和公寓都在北京,他只能先去找帮他保管钥匙的亲戚拿回长沙的房子的钥匙,回到多年没人居住而毫无人气的家中住了几天,待身份证办好了就马上买票去了北京。
直到坐上高铁前,他都没有想过该怎样面对晓波,只是要去见他的念头在他脑海里已经徘徊了好几年,从他甫一进监狱到他终于离开的那天,这个念头从未消失过,这是几年来他坚持的动力之一。
他知道晓波一定不会赶他走的,他就是知道。
现在他赎清了罪,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去见他了。

*
小飞就随身带了个以前上健身房时用的大运动包,塞了几身衣服和证件。
装着钥匙的信封,他考虑了一会儿,还是带上了。
——万一张晓波那小子混的不好又跟人合租去了呢?
所幸他摸到那条胡同,一打听就打听到了聚义厅。

*
张晓波这人虽然有点没心没肺,该懂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偶尔睡不着的夜里,他会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如果他没有跟个来路不明的男人拉拉扯扯被张学军逮着,如果他没有一时冲动出柜后离家出走,是不是那个冬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他爹说他二椅子,他说结婚生仔不靠谱所以我就……(´Д`))

*
晓波生日的时候从小飞那里收到一枚戒指。

那天跟平时的任何一天一样,开店,工作,打烊,收拾卫生。
但晓波洗澡出来,看到小飞坐在他床边,正用手抚平他枕头上的褶皱。

今天你生日。
看见晓波出来,小飞收回手,从口袋里掏出个物件。一个细细的银环。
这个,送给你。

都奔三的人了,穷讲究啥……难为你记得,我自个儿都快忘了,哈哈。
他看了看戒指,有些心虚地说,这玩意儿可不能乱送,小飞啊,你可长点儿心吧。

这是我爸送给我妈的第一枚戒指,我妈临走时说,要留给她儿媳妇儿的。

晓波脸上有点绷不住了,你什么意思。

就是想你当我媳妇儿的意思。

晓波长叹一口气,他觉得自从小飞来了以后,他叹气的次数比之前二十多年加起来还要多。

他在小飞旁边坐下,看着两个人并排放着的脚丫子说,张学军眼光真差。

小飞等着他的下文。

看不出你丫个心术不正的觊觎他儿子的美貌……

可是,我怎么就栽了呢?

他对上小飞一直看着他的眼睛说,靠,你丫怎么就栽了呢?你他妈以前不是喜欢女人的吗?

小飞就靠过去亲他,亲得两人都滚在床上,晓波气喘吁吁地推开他,又被镇压了。

谭家刚过门的儿媳妇儿,和张家刚来的倒插门的儿婿,圆房了~

评论(16)
热度(51)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