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泽

一个脑洞

小飞在号子里呆了个十年八年的,出来了,啥也没有,孑然一身,顶着看得见头皮的圆寸,身上穿着简单朴素的衣裳,黑了瘦了,还添了些伤疤。他只身一人来到了聚义厅,晓波从里头出来,见这么大个人杵在自家店门口吓了一跳,出去一看发现是小飞。

小飞喊他,晓波,一时也不知说啥。
晓波笑了笑,招呼他进屋,给他下了碗面,卧了俩蛋。


还挺想写这对的,有没有人来唠唠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19)
热度(25)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