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泽

【现欧】一个人住第五年 8

啊————终于有重大进展了——————

大家520快乐!!!!!!!!!!

求捉虫求评论求勾搭!!!!!!!!


8

似乎没有意料到欧阳会问出这个问题,高述愣住了片刻,随即像是听到了什么滑稽的事情一般朗声笑了出来,欧阳目光炯炯地瞅着他,非要得到个答案才罢休的样子。

高述笑了一会儿,“欧阳,你哪个年代穿越来的?”

欧阳不快地翻了个白眼,“严肃点好吗,我很认真地问的!”

闻言,高述反而笑得更厉害了些,好不容易停下来后,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平复了一下情绪,看着欧阳地双眼缓缓地说:“‘全人类只有一条幸福之路,就是实现自己的爱,找到恰好和自己配合的爱人,总之,还原到自己的本来面目。’”*

欧阳听他这样说,有些疑惑地歪了下头:“这……不是讨论男同的吗……”

高述微笑着反问他:“性别很重要吗?”

欧阳被噎了一下,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干脆拾起筷子涮肉吃,高述见他不打算继续对话,便帮着把需要久煮的食材拨进锅里,两人静静地吃了一会儿欧阳又突然开口问:“那,那你,找到了吗?”

高述停下涮肉的手,似乎是因为话题的断层感到疑惑,一时没有弄清楚欧阳问的是什么。

欧阳提示:“就是,跟你配合的……”

还没说完,因为太紧张而咬到了舌尖,一句话断在了关键的部分,欧阳抬起空着的手捂着嘴,眼含泪花地看向高述。

高述难得没有关心他的小意外,思索了片刻,又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找到了。”欧阳还捂着嘴,瞪大了眼睛想要说话,高述又继续往下说:“可是,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找到我。”

 

听他这样说,欧阳低下头喝了一口椰汁,没再继续追问。

高述看着他,很少动筷子,心里没有特别的情绪,这时他已经确定,欧阳对他的感情已经有所觉察。即使上了许多次舞台,演绎过许多不同的角色,高述也难在生活中充当一个高明的演员,有时他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在竭尽全力去扮演一个普通朋友,还是故意露出马脚,期待着被欧阳发现被他藏起来的爱慕之情。

他希望他能够明白,但又不确定欧阳会如何回应,过去他和欧阳互相鼓励对方直面问题,到头来,他却一个人当了逃兵。

 

但是欧阳找到了他,再一次的靠近了他,甚至亲手将他搭建的掩护层层剥开。

高述已经二十六岁了,一个人生活,管理着一个有几十名员工的公司,与五年前二十一岁的高述一样,他还是不讲道理地喜欢着欧阳,但这五年也并非虚度,至少这一次他决定不再逃避。

——又能逃到哪去呢,欧阳就住在他家,总不见得因为一句说不出口的表白就把人轰出门去。

 

食不知味地吃完晚餐,两人按照先前定好的行程开车前往一间小书店购买欧阳需要的专业书籍,高述跟着进去逛了几圈,因为心不在焉而毫无收获,欧阳也是匆匆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书后就付款离开,两人再回到车上,开车去港口凑凑跨年的热闹。

说是凑热闹,他们也并没有真的打算参与到狂欢的中心去,只是寻了一处足够僻静的码头停着,边无边际地闲扯边等着跨年烟火。

闲扯的内容离不开日常生活,欧阳嘴碎碎地扯着扯着就将话题扯了很远,不知为何又说到了住在他同一层楼的某个花花公子同学,经常带着不同的妹子公然出入宿舍,寻欢作乐,夜夜笙歌,音响开得很大,弄得宿舍气氛乌烟瘴气,非常不宜居,并且对他的人品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抨击,没说几句,又话锋一转,把矛头对准了高述:“老高,你觉得这样是不是贼过分?”

高述赞同他:“打扰到别人休息确实混蛋。”

欧阳拍了两下大腿,纠正他:“哎呀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你觉不觉得这人,三心二意的,就不能找个人好好谈恋爱吗?”

高述摇摇头:“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没有评价的意义。”

欧阳的声音突然低了个八度:“那你呢?”

高述嗤笑:“你觉得呢?”

欧阳收住了话头,没再继续说话,两人各怀鬼胎地看着窗外的夜景,半晌没有人言语。

 

又过了一小会儿,高述突然开口:“欧阳。”

欧阳回过头看着他,嗯了一声。

高述问道:“你觉得爱情是什么?”

欧阳没想到会被问到这样直白的问题,他来不及多想便回答道:“就是两个人互相喜欢,可以勇敢地在一起。”

高述没有对他的回答做出评价,只是微微笑了笑,欧阳见他的反应,突然有些着急,伸出一只手去想要拉住高述,但顾忌他的习惯,中途生生停住了手,但还是问出了那个他耿耿于怀的问题:“老高,你……有谈过恋爱吗?”

高述看了一眼他悬在半空的手,坦诚地回答:“当然,我都这个年纪了。”

“噢……”欧阳悻悻收回了自己的手,好奇地追问:“现在还在一起吗?”

高述语气平淡,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我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跟谁在一起过,硬要说男女朋友关系,也只是家里安排着接触一下,双方没意思就不会再相处了。”

“……”欧阳侧着身子盯着他看了许久,“高述,我觉得你变了好多。”

“是吗?”高述目不斜视地回看他,“那么你眼中的我是什么样的?”

“宁缺毋滥的完美主义者?”

听到这样的评价,高述弯起嘴角笑了起来,“这世界唯一不变的真理就是凡事都在变化,你也变了很多。”

欧阳并不反驳,安静地与高述对视了一会儿,又说道:“不,我说错了,其实你没怎么变。”

“又改主意了?”

欧阳问他:“你还记不记得,大二的时候,有一次你让我帮你抽卡?”

高述不甚在意地说:“大二你帮我抽了那么多次卡,我怎么记得你说的是哪一次?”

欧阳不在乎他的回避,直截了当地说:“就是你说,要我帮你决定一件事情是否要继续下去的那次。”

 

这次换高述沉默了。

 

欧阳接着说道:“你问我怎么看你,我重新回答一次,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最优秀的人,最有自制力的人,是一个……值得我变得强大勇敢的人。”

 

随着一声尖锐的破空声,一点光芒从远处的港口窜上天空,砰地一声,绽出一朵巨大绚烂的烟花,那点光彩在天空中舒展逗留了片刻,很快下落着湮灭在了空气中,未几又有另一朵补上,色彩艳丽的花火在夜空里明明灭灭,映照在欧阳的眼中,有些像闪烁的泪光。

 

“我,我就想问问你,那件事,你现在还在坚持吗?”

 

高述静静听着他说完,伸手过去捉住了欧阳的手,他的手心很软,也许是因为紧张,被汗水湿濡得有些冷,被他碰到的一瞬间猛烈地抖了一下,随即又像溺水的人抓住救生圈一样死死勾住了高述的手指。

 

烟花还没有放完,忽明忽暗的环境下,一切都不太真切,欧阳努力使自己清醒,却又不敢松开紧握着的手,高述并没有挣脱,反而轻轻地反扣回去,将欧阳的手圈进自己的掌心里。

 

高述说,“我曾经试过放弃……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

欧阳紧紧抿着嘴唇,紧张兮兮地看着他,让他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我做不到,所以我只能坚持下来,我很幸运,每次在我找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开始自怨自艾时,你都会给我希望。”

“谢谢你,欧阳,真的谢谢你,你不知道,像现在这样,对你说出这些话,这一天,我等了多久。”

欧阳着急地想要插嘴,高述用一个眼神制止了他,继续说道:“我已经坚持了八年了,并且今后也会继续下去,因为……要喜欢你,实在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柏拉图《会饮篇》


评论(46)
热度(286)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