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泽

【现欧】清白之年 完结

我在太太微博下面嚎的网恋奔现梗_(:з」∠)_

基于番外篇高老师并没有去学校报道而是直接出国的设定下的二次创作,所有剧情都是我脑补的,所有萌点都是原作的,所有雷点都是我的。

写得比较匆忙,有的细节经不起推敲,行文也比较粗糙,希望读者老爷们海涵。

题目来自朴树的歌曲清白之年,歌词给了我很多灵感,大家有空也可以听一下~

继续求捉虫!

【【16:22底层更新一个小番外】】

>>>>>>>>>>>>>>>>>>>>>>>>>>>>>>>>>>


我之所以漂泊,是为了离你更近。

                                   ——《廊桥遗梦》

 

欧阳——天地无用是个挺成功的游戏主播,虽然再过几个月就二十七岁了,还是嫩得像个高中生。光是颜值就加了不少分,而且他手气还特别好,技术也过硬,因此多年来都没从平台一哥的宝座上下来过。

这样的一个主播,坐拥万千粉丝,照理来说应该早就被扒得底裤都不剩了,然而这个不打游戏时看上去迷迷糊糊的男人却出人意料地警惕,与水友们网上冲浪了五六年,公开为人所知的消息也就只有姓名年龄和毕业院校罢了,即使偶尔从校友处流传出一些关于他的传说,拜他大学时对着陌生人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的性格所赐,也拼凑不出个五四三来,顶多是为他白得发亮的欧洲脸皮再添上了一抹传奇的色彩。

只有他本人知道,大学那几年他经历了些什么。

 

遥想当年甫一入学,欧阳对师兄和室友的友好还抱有一丝好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友好毫不意外地成为了他的负担。他还记得当时唯二的室友,一个叫雷昊,字面意义上的一天到晚咋咋呼呼吵得死,白天不是打电话就是对他那点人情至上的理论高谈阔论,晚上呼噜震天,欧阳少数面对面吵架的机会都交代在他手里;另一个叫张伟,是个爱和稀泥的老好人,对谁都一副圣父无私的样子,大概算是欧阳的衣食父母了,没有他在,欧阳在233宿舍活不过一礼拜,不是半夜被雷昊用枕头摁死,就是懒得出门活活饿死。

由于逃课成性,欧阳在第一年就光荣留级了,与各专业课的老师也是纷纷交恶,母亲千里迢迢地从成都来赏了他一耳光,又拉着他跟老师道歉,好说歹说没让劝退了。

第二年,根据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自然规律,整个附中家属院都知道了欧阳被留级的事,在家被生生念叨了两个月,还被逼着每天学习八小时,欧阳过得更不开心,开学后也就更加放肆了,整天沉溺在游戏里不知日夜,吃喝也不规律,张伟对他再上心也不是亲生的伟哥,何况他也不是听劝的人,放任之下生理和心理一起出问题,某天在阳台上站着站着就恍惚了,做梦似的翻了下去。

欧阳被送去了医院,打着绷带石膏住了一周骨科,中间还去了趟精神科和心理咨询门诊,领回来一张抑郁症的诊断书和两周分量的百适可,最后以欧阳如愿办理休学告终。

拖着伤腿回到成都,欧阳就彻底被禁了足,父母并不认为他有精神疾病,因而没再带他去精神科复诊,也不带他去心理咨询,甚至早早的扔了他的百适可,对此欧阳只是撇撇嘴:百事可乐也行,废宅快乐水,还比百适可便宜不少。

在家呆着自然就没有生活费这一说,为了游戏氪金,买塑料小人,充值信仰,欧阳开始做起了游戏代练的生意。

 

高述也就是这时出现在他的生命中。

一开始,他并不知道高述就是高述,直到半年后的某个凌晨,欧阳打着哈欠用客户的号上分时,突然收到了这个钱多话少的大客户发来的消息。

 

Heimdallr:你好,我这个号不用再练了。

虚拟世界的来来去去都再正常不过,欧阳算得上长情,玩了几年的游戏即使A了也会不时回去看看,但也不至于不能理解别人弃坑的心情,虽然这位H先生已经在这游戏上氪了不少,不过按他出手大方的程度,估计也不把这点小钱放在眼里。

欧阳应该遗憾自己失去一位大金主,应该提醒他这个月已经给的代练费是不退的,但可能是几天不睡熬坏了他的脑子,他居然鬼使神差地问:为什么?

那边停了许久,欧阳估摸着对方大概是嫌自己屁话太多已经拉黑了,没想到再打完一把排位,居然收到了对方的回复。

 

Heimdallr:这是我男朋友的号,现在他要跟我分手了,要改密码。

欧阳长期浸淫于宅文化,对腐啊基啊的也见怪不怪,一个男的上男朋友的号倒没让他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见“他要跟我分手”,手快过脑子,回过去一句:他让你帮忙上分你却找代练?活该被甩把大佬。

但是H先生并没有生气,反倒很赞同似的:也许吧,他觉得我不爱他。

明明单身时间等于年龄的欧阳仗着自己看恋爱番剧看得多,对爱情这一陌生领域大谈特谈了一番,明显唬住了对面有钱却缺根筋的H先生,两人就着这一次长谈的热乎劲熟稔了起来。

欧阳自从上学后就没再交过朋友,老高——H先生自称名叫高述,欧阳对与学业有关的一切都感到生理性的排斥,便自作主张称他为老高——是这么多年来的头一个,在游戏之外还能跟他聊上别的话题的人。

老高性格相当好,虽然人在另一个时区,但还是能在精确的时间点敦促欧阳吃饭睡觉,还会给他代购北美优先发售的游戏碟,并且在快递箱子里塞许多吃的玩的当做填充,他也挺稳重,一个人在国外生活得有声有色,欧阳听说他小自己两岁时还吃了一惊,不知为何,只要话从他手里打出来,总比别人说出来多了几分说服力。

聊得多了,话题也就自然从日常的吃喝拉撒睡延伸到了精神层面,高述后来又谈了一个男朋友,任何进展都及时向欧阳汇报,大约过了四五个月又传来分手的消息,欧阳忍不住好奇地问了分手的理由,高述坦荡地回答:“昨天他想强行撩我,直接把我扑到床上,我觉得他不尊重我。”

处男欧阳瞬间露了怯:“哇,四五个月就滚床单太快了吧。”

高述说:“不是因为这个,我有洁癖,不想碰他。”

这就涉及到欧阳的知识盲区了——同性情侣之间也会像异性情侣牵手,拥抱,接吻吗?他只在动画或者影视作品里见过,现实生活里却从未接触过,因此不由得直接问了出来。

“一般人会的,但我不想。”高述如是答道。

“为什么?你不想被别人发现你是……?”

“不。”高述冷静地回答,“我觉得别人很脏,不想碰。”

 

后来欧阳才知道,高述是确诊过的OCD患者,因着都在精神科走过一遭,两人的关系又拉近了些,高述也挺有趣,非要欧阳用自己出门复诊来换他去就诊,两人每次去医院为了证明自己都得拍些对方指定姿势的奇怪自拍,你来我往,好不有趣,唯一可惜的是他们并不在一个地方,不然可以结伴就诊,想必也会成为医院的一道奇景。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半年,父母除了学习外对他不算苛刻,工作忙碌之余见他神色颓废也早就感到后悔,想起坠楼事件更是说不出的后怕,只是碍于面子,结合前二十年的育儿经验,也不知该如何对他才好,只能放任他去做想做的事。某次他去复诊时父亲悄悄请了假跟在后面,又跟医生聊了许久,回家跟母亲一合计,进了欧阳房间与他促膝长谈,过程无需赘述,只是最后三人都红了眼眶,一家人终于达到了和解,事后告诉高述,他也为欧阳感到高兴,只是字里行间有淡淡的疏离,大概是想到了自己与父母间深如马里亚纳海沟的隔阂。

夏天过去,在雷昊和张伟该升上大三的时候,欧阳回归了校园,他没被安排进原来的宿舍,而是占了个新生宿舍里的空床位,新的舍友性格都还挺随和,一路相处下来相安无事。

这一次,欧阳老老实实地在学校里待够了四年。

虽然积极接受治疗,抑郁症痊愈后也定期参加心理疏导,欧阳本性也还是十分羞涩内向,求职时屡屡碰壁,以至于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被高述隔着网络好好揉捏安慰了一番才粘起了碎一地的玻璃心。同时,高述也给他指了一条明路:考研。

边深造边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对欧阳而言,确实是相当好的选择,尤其这话还是从高述的嘴里说出来的,显得越发的靠谱起来。

欧阳家境也挺殷实,将考研的想法说与父母后得到了两位资深教师的大力支持,甚至表示要玩就玩个大的,问他有没有出国留学的想法,他只犹豫了一分钟,就决定要去日本。

做下决定后,接踵而至的又是各种挑战:语言关,学校面试,到达异国后的安顿问题……如此种种,虽然不在同一个国度,经验却大概都能触类旁通,他在遇到问题时的第一反应都是向高述求助,而神通广大的老高也不负期待,一一都为他解答了出来。

学习之余,欧阳开始在直播平台上直播自己玩游戏,慢慢也积累了一些人气,升级设备露脸直播后粉丝数量更是平步青云,男女对半,其中有些小姑娘活泼又八卦,一忽儿变着法子地表白要跟他生猴子,一忽儿又说哪个帅哥主播直播时说了喜欢他祝他们99,惹得欧阳哭笑不得,不知该如何回应,每次都打着哈哈混过去。

在感情这方面,欧阳是真的缺根筋,这些年高述那里分合了几次,原因左不过一个脏字,但依然有人前赴后继,可自从他来到日本后却没了动静,被粉丝问这些事问得多了,欧阳也变得八卦起来,某次闲聊就问起高述最近的是不是没有恋爱,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好奇地问了句原因,高述却回了一句让他有点不明白的话:“每一个不想谈恋爱的人,心里都有一个不可能的人。”

欧阳想来想去,这是他在暗恋别人的意思?于是安慰道:“老高你这么优秀,跟谁都可能的,放心吧,没有你翘不动的墙根!”

 

欧阳有个爱发他跟高述的聊天记录截图在微博上的习惯,但是出于保护的目的,从来都会截掉图片上老高的头像,有人问起也不会回答对方的身份,直到最近一次直播,恰逢高述在线,便顺手拉了他双排,当然这也不是第一回了,高述研究生毕业后就回国创业,两人的时差缩短到了一小时。只是好巧不巧,这一次他赢得漂亮,高述的操作也很亮眼,不仅激动地喊了句老高牛逼啊!同时高述也忘了闭麦,在那头低声笑了,低音炮震得直播间的观众头皮发麻,后来,大家都默认老高就是经常跟欧阳双排的那位Heimdallr,同时也是聊天记录那边的傲娇帝淡定哥,而被藏得这么宝贝的原因是,他还是主播天地无用的秘密男友。

一开始,欧阳并不大在乎粉丝们的常规YY,直到那件改变他一声的事情发生:

他看见了高述跟他的同人文。

那篇小说写的算是十分动人,作者插上了想象的翅膀,写他们大学时相遇,住在一个屋檐下,从互相理解走向互相撩拨,终于在大三时戳破窗户纸,趁着室友不在的时候在宿舍里——

欧阳不好意思看,脸红着跳过了这段,后来写他们因为毕业出路产生分歧,分道扬镳,一个去了日本,一个去了美国(真是料事如神),几年后重逢一炮抿恩仇,收拾收拾家当出国结婚去了,Happy Ending。

那位太太的文字精炼,感情细腻,欧阳看后不可谓不感动,甚至看着高述发过来的一句晚安都觉得内心缱绻起来,这类故事也就成为了他每晚的睡前读物,某天睡前闲来无事,想着挑战一下不可描述的情节,结果看着看着,自己身上不可描述的部位也不可描述了起来,他有些慌乱地不可描述了一番,扔下手机匆匆睡了。

结果当晚就梦见了高述,并不是什么不可描述的画面,而是那篇镇圈文的情节,他跟大学生高述一起走在母校B大的林荫道上,坐在教室里,图书管里,宿舍里,总知都是一侧脸就能看清的距离,高述甚至在梦里睡着欧阳最初选择的床位,室友仍是雷昊和张伟。

这个梦太过逼真,以至于他在高述离开的时候哭了起来,像小孩子那样的放声大哭,哭着哭着欧阳就被自己的哭声吵醒了,眼泪顺着眼角滑下去,湿了两边的头发,两大块枕头。

他心里闷闷的,不顾半夜扰人清梦,发条微信过去说:我刚刚梦见你了!

意料之外,高述很快就回复过来:梦见我什么了?

欧阳顿了顿,老实回答:梦见你要丢下我走了。。。

高述又问:我要走?那你怎么做?

欧阳说:我哭了,把自己哭醒了。

中间停顿的时间久到欧阳以为高述不会再回答了,他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高述要走去哪儿,去那个不可能的人身边吗?可是欧阳认识他比那个人还久吧,为什么不能留在他身边呢?还是说……感情虽然有先来后到,欧阳却迟到了?

手机滋滋震了一下亮起来,是高述的回复:别哭,我一定不走。

过了一会儿又发了一条:你好好想想,等你回来,我们见一面。

欧阳又觉得管不住泪腺了,回了句好便不知道再说什么,他费劲地消化着陌生的悸动,这种悸动好像已经在他心底藏了许久,越长越大,终于在这天被高述点燃,烧遍整个心房,一发不可收拾。

 

随后的日子过得飞快,欧阳没去向高述确认他们的“感觉”,感觉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事情,而网络比感觉更虚无缥缈,他知道屏幕那端有个他喜欢的叫高述的帅哥喜欢他乐意待他好,却不敢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值得这些好,毕竟现实里的他就是个锯嘴葫芦,也没有特别优越的条件。这样一想,对待准男友高述的态度反而小心翼翼起来,还为此从毕业设计的一团乱麻中抽空去看了几次心理医生,却并没有太多收获,对方只是建议他对自己自信一些,更深入的情感交流可以留待见面后再商榷,真诚待人并不是错,但万一对方不好也无需太过介怀。

欧阳就有些不高兴了,怎么会不好?老高就是最好的!

他只是怕他自己不够好。

 

三月很快到来,樱花开放的季节里,欧阳毕业了。

因为父母职业的缘故,三月份正是忙碌的季节,欧阳也很贴心地婉拒了他们来参加毕业典礼的提议,高述听说这件事后表示自己可以抽空前来,欧阳一颗心瞬间提上嗓子眼,想也不想就回绝了他。

个中原因其实还有一点:欧阳被选为优秀留学生代表,将要在毕业典礼上发言,虽然讲稿已经事先准备好了,这几年里他随着导师各处开会也把胆子练肥了些,但几百人的场子他还是第一次见,生怕翻车了被熟人看了去。

 

只是没想到,那天他一上台,习惯性的抬头扫一眼观众席,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人群后身着正装,一脸欣慰的父母。

后来的留念合影上,他的眼睛都是肿肿的,嘴角却带着笑模样,看上去幸福洋溢。

父母难得请假,因此多请了几天,欧阳便带着他们在东京逛了逛,又顺势在父母有意无意打探感情状况时出了柜。

“女朋友没有……男、男朋友,倒是可能……有一个。”

父亲顿时怒目圆睁,提起一口气就要开骂,被母亲一把拦住,冷静无比地说:“阳阳,你也大了,爸爸妈妈不管你,但也不能看着你往火坑里跳,这条路不好走,你自己想清楚。”

欧阳没有想过母亲会是这样的反应,有些恍惚地答道:“不会的,我们不会的……”

一顿饭吃得不欢而散。

 

上飞机时,大约是母亲已经跟父亲好好聊过,他也不再对欧阳吹胡子瞪眼,只是还有些许别扭,对话都是一个词一个词地往外蹦,母亲的态度却柔和得异常,似乎将他当成易碎的瓷器。

对于父母的态度,欧阳早做好了长期对抗的准备,他们如此轻易的就接受了现实,反倒令欧阳有些惊讶,一开始还防着他们憋个大招,几天过去毫无动静,欧阳才终于放下心来,一家人回国后,父母拿出给他买的保险证明和登记在他名下的房产证,三人又长谈了一回,中心思想不过是宽慰欧阳,父母有足够的能力自己养老,也给他累积了一点资本,不管他想要做什么工作,或是想要休息一段时间自己创业都好;想跟男人或女人在一起也都可以,不论在哪里碰了壁,家永远是他避风的港湾。

从前跟高述聊到家庭问题时,他们一致认为世界上就是有不爱孩子的父母,也都认为自己家的双亲不过是拿他们当作炫耀的工具,只想将他们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但是这几年欧阳的父母已经改变许多,三人都在不断学习着如何对至亲的人敞开心扉,距离也慢慢拉近了许多,欧阳想到高述家里冷冰冰的样子,不禁感到心疼,想要见到他的心情也就更加迫切。

 

虽然已经回国,欧阳与高述仍然出于分割两地的状态,高述回国后换了一次工作,从外企辞职后进了大学师兄的创业团队,薪资水涨船高,小半年已经攒下了大半笔首付,与之相应的,工作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欧阳时常直播到深夜,到下播时给高述发信息,总能得到还在公司的回答。

欧阳心里着急,面上却要装作淡定,与高述通电话时装作不经意地说:“清明节我得去扫墓,五一再去北京吧?”

电话那头的高述又是低声地笑,笑了好一会儿,笑到欧阳的耳朵都烫的要烧起来了,才说:“过几天我休年假,去成都找你。”

 

于是就到了今天。

欧阳运气不太好,高述同一班飞机上有个明星,接机口被举着相机的迷妹夹道拦住,欧阳这样的非迷弟根本没有挤进去的可能,在外围绕了几圈,最后还是乖乖的躲到了边上。

高述发微信过来说人太多,他晚点再出来,欧阳松了口气,又忍不住紧张,只能假装淡定地打开游戏刷日常,刷了一会儿感到身边的人渐渐少了,抽空抬头扫了一眼,正好与笔直朝他走来的高述对上了眼神。

高述太帅了,饶是从没喜欢过其他男性的欧阳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好看,虽然交换过照片,也视频聊天过,但3D的高述还是帅出了新高度,比他在梦里见过的大学的高述同学还要帅。

高述眼里带着笑,慢慢走到欧阳跟前,欧阳看着他一步步靠近,突然生出一种心情:为了这一刻,他已经等了许多年,但此刻,他希望时间过的慢些,再慢些。

 

“欧阳,你好,我是高述。”

为人神秘的游戏主播天地无用,有男朋友了。

 

END


几句话番外:

那天欧阳接上高述之后两人一起吃了个饭,欧阳就陪着高述上酒店休息了,顾及男友(天啊他想到这个称呼还是忍不住嘴角疯狂乱TM上扬)的的洁癖,欧阳一直乖乖地坐在边上的沙发上看着高述收拾,看着看着不禁有点犯困,他最近有高述督促,生活作息时间已经正常了很多,只是因为即将奔现,昨晚辗转到接近天亮才睡着,这时放松下来,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高述敏锐地捕捉到这个细节,“困了?要睡会儿吗?”

欧阳赶紧收起呵欠,“不了吧,我在外面跑了大半天,衣服脏的要死。”

高述走过来拉起他往床边带,“没事的,如果你想的话,洗个澡也可以。”

欧阳看着高述拉住他的手,一脸懵逼,“你……洁癖?不在意了?”

高述以行动作答,凑过去亲亲他的脸颊,欧阳懵得更厉害了,瞪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眼睛本来就不小,一瞪简直像要脱框,高述觉得好玩,又亲亲他的嘴唇。

欧阳一手捂住嘴,这跟说好的怎么不一样!!旁边还有床呢,那……卧槽!难道这是高述的套路!

高述看出他的心思,哭笑不得地解释:“看过医生之后就好多了,对你本来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你别紧张,如果你不想,我肯定不会勉强你。”

欧阳捂着嘴点点头,有点脱力地在床边坐下,心跳如擂鼓,高述也在他身边坐下,摸摸他的头,又说了几句闲话转移他的注意力,等欧阳脱了外套钻进被窝才起身继续收拾行李。

 

等欧阳醒来的时候,屋里一片静谧,外面的星点灯光透过拉了一半的遮光窗帘照进来,提示着天色已晚,他借着这点昏暗的光看过去,高述压在被子上,和衣躺在他身边,一手曲起来垫在脑袋下,另一手虚虚握成拳头,搁在欧阳的腰旁边,看上去就像……睡着之前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在观察欧阳的睡脸。

我真的好喜欢他,超喜欢他。

看着男人沉静的脸颊,欧阳快要压抑不住满心的喜悦,只想把他摇醒,大声向他表白,但他终于还是没有这样做,只是伸出一根指头去戳高述的脸颊,小声说:“喂,帅哥,我,爱,你,我喜欢你,你真好。”

话音刚落,高述脸上就展露出一个微笑,没等欧阳反应过来,就被抓住手,凑在唇边亲了一口。

高述说:“我也爱你。”

 

欧阳想,人生海海,错过了这么多年,又浪费了这么多年,最终还能走到一起,命运实在待他不薄。

错过和浪费的那些年,不如就用余生去弥补吧。

 

 

(其实还有一些剧情想写,但是还没想好该怎么写,小短篇虽然已经结束,但他们在故事外的生活仍在继续,有机会的话还会再写番外,再次谢谢看到这里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开开心心地萌下去吧!)


另一个小番外

其实高述还是悄悄去了欧阳的研究生毕业典礼,只不过他猜对方大概并不想这么快见到自己,全程抱着单反咔咔咔偷拍,深藏功与名,毕业典礼结束后就悄没声的独自回国了。

在一起没多久,欧阳拿高述的手机玩游戏,偶然发现他的锁定壁纸和主页壁纸是不同的两张图,仔细一看才发现主页壁纸是自己穿着学士服拿着毕业证站在樱花树下张望的照片,一时间大为震惊,质问他,哪儿来的?

高述很痛快地打开电脑,戳开一个文件夹,里面是毕业典礼那天所有的照片,从演讲到上台领毕业证到散场后在校园里拍照留念都有。

欧阳:哇你好像跟踪狂,好变态哦。

高述:好吧我是,那你准备好承受变态的制裁了吗?毕竟我变态的秘密被你发现了。

欧阳:等等!你别过来!啊——要出人命了——

评论(48)
热度(375)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