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泽

【现欧】一个人住第五年 6

创业小老板高老师x博士生欧阳

这一章是听着阿黛尔的Remedy写完的,歌词意外地符合这一对在我心中的样子,希望大家也能听一听

继续求捉虫!

6

电话铃坚持不懈地响着,两人僵持了几秒,高述放开了欧阳,接起电话听了一会儿,除了最后说了句“没事就好”之外一言不发,欧阳敏锐地感到了空气中的一丝低气压,一时间不知该麻溜跑路还是留下等待高述兴师问罪,只能僵硬地坐在原地,庆幸屋里没灯,他们看不见对方脸上的表情。

高述挂了电话,轻叹一声,停了一会儿说:“对不起,刚刚做了个噩梦。”

说完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往外走,欧阳亦步亦趋地跟着高述,大脑飞速运转酝酿着蒙混过关的说辞,直到周围陡然一亮,才发现自己跟着人进了厨房,高述全程没回头看过他,此时正抬头在橱柜里找着什么。

不会是要拿平底锅敲老子吧?

欧阳赶紧问:“老高你找啥呢?”

高述奇怪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体温计。”说完就从柜子里掏出一个透明的急救箱来,从里面又拿出了红外线体温计,用枪似的机器对着额头扫了一下,滴了一声后放下在眼前查看,欧阳也凑过去,看见101.48°F的读数哇塞了一声,惹来高述一声嗤笑。

欧阳咂摸了一下,内心挣扎了一小会儿,戳戳高述的后背说:“你去休息吧,我,给你绞个冷毛巾。”

高述居然露出了一丝笑意,“你要照顾我?今晚不睡了?”

欧阳翻了个白眼,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刷夜吗,你爸爸我天亮前都睡不着好吗。”

“行,那今晚就拜托你了。”

说罢,高述从药箱里翻出一盒药,看看日期,从一板药片中掰出两颗,从流理台上的玻璃水壶里倒了两杯水,一杯推到欧阳手边,一杯自己送着药喝下去后又满上,端着进了房间。

 

欧阳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又开始胡思乱想,大学时的高述跟现在一样看上去十分白皙文弱,不过要比现在更纤细一些,配上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根本就是影视文学作品里苍白孱弱的美少年形象的具现化,也因为他外出时总是戴着口罩,不少人以为他体质欠佳,实际上恰恰相反,要欧阳的话来说,这家伙就是个金刚芭比,不说跑步举铁为了增肌喝那些味道诡异的蛋白粉,光是每周搞卫生的运动量都相当可观了,清瘦美少年高述根本就只存在梦里。

当然,高述虽然身体健朗但毕竟不是铁打的,除了感冒发烧这样无伤大雅的小病小痛,欧阳还记得他们俩刚刚熟稔起来时,欧阳十分理所当然地带着高述去吃重庆火锅而忘了考虑川外人士对于辣度的承受能力,以至于回去后的第二天高述直接没能从床上起来——欧阳习惯性逃课睡到十一点醒来,一起身就看见隔壁床上被子下蜷成一团的人。

欧阳被吓傻了,当时他就觉得自己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时的场面,事实上也正是如此,眼下八年都过去了,欧阳还是能轻易的记起高述布满汗滴的鼻尖和惨白的嘴唇。

那次之后,欧阳就再也没有勉强高述吃过辣,反倒是他自己有时会吃些刺激性强的食物,惹得欧阳紧张的不行又会笑得特别狡猾,还学会了从欧阳的碗里里夹菜吃,仿佛洁癖一瞬间都成了浮云。

想到刚刚高述拿出的那板已经开过封的药片,欧阳忍不住抬手揉了揉酸酸涨涨的心口,顺便埋怨了一波自己的死脑筋,这么深情早干嘛去了呢?白白浪费了五年光阴,不晓得错过了高老师多少丢人的瞬间。这下可好了,只有自己在他面前狼狈的份,这人可能已经修炼成精了,生起病来都是体面好看的。

 

欧阳带着一盆水和一条毛巾回到高述的房间时,高述正对着手机发呆,不那么精明的样子倒是符合他病人的身份,见欧阳靠近了,便乖乖地躺平,任他鱼肉。

屋里太安静了,跟高述在一起时,欧阳总是耐不住寂寞地想要逗他说话:“刚刚给你打电话那个Josh谁啊,大半夜的这么着急……”

高述答:“是我工作室的合伙人,我不在的时候事情都交给他负责,刚刚办公室的警报系统被触动了,安保公司打电话给我没人接才打给他,他怕我出事,就夺命连环call……呵,本来没事都被他吵出事来了。”

合伙人啊……合伙人这么亲密的吗,还能半夜打电话……

欧阳紧接着问:“那警报系统怎么回事啊?进贼了?”

高述摇了摇头,“报警器零件坏了,监控什么都没拍到。”随后又问,“毛巾呢?”

欧阳赶紧把拧得半干的毛巾叠好,给大爷敷上,顺便悄悄摸了把高述的脸颊。

 

而高述假装不知道。

 

一夜间,欧阳勤勤恳恳地给高述换毛巾,还怕吵醒他,一举一动都格外小心,又不敢碰他,只能从厨房摸出了体温计,隔一小时扫他一下,直到东方既白,高述的体温也稳定在98°F左右了,他才感到了些许疲倦,趴在床边准备眯一会儿。

于是高述醒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欧阳蜷着腿坐在地摊上,身子倚在床边,手指揪着高述被子的一角,像是揪住他的心脏,让那一处角落紧紧团在他手心里,暖得发热。

在高述的记忆里,上次有人这样彻夜不眠地照顾他,还是他小学的时候,后来父母的工作越发忙碌,他也越长越大,与长辈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有什么病痛都是自己去医院解决,像是发烧这种小事,吃了药贴上退热贴闷一觉就能好得七七八八,也无需叨扰别人,但昨夜他就是鬼迷心窍一般地不想告诉欧阳,冰箱里还放着一整包没拆过封的退热贴。

看着欧阳的睡脸,高述觉得,即使他主动问了,他也会说谎而让欧阳为他忙碌一夜的。

他感到自己的幼稚、无聊,但又忍不住地高兴,甚至大胆地越界,伸手捏住了欧阳的脸颊,一边感受柔软的触感,一边一本正经地想,我只是探探温度,看他有没有被我传染。

欧阳被打扰了睡眠,倒也没醒,嗯了一声,转过脸去,挽留似的将高述的手夹在脸颊和自己的手臂中间,露出半边压得粉红的脸蛋。

高述要忍不住了,一个愉快的笑容从他的嘴角慢慢漾开。

这是他的爱人抱着他不愿放手呢。


评论(23)
热度(221)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