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泽

【现欧】一个人住第五年0、1

大学毕业后paro 创业小老板现充x博士生欧神

一个人住第五年,高述遇见了曾经跟他同住四年的欧阳。



0

高述在行事历上勾掉当天的最后一项待办事项,顺势确认了一下第二天的行程,难得的清闲,只有一项:12.05,13:00和Josh去S大拜访Z教授。

12月5日。高述的笔尖在日期旁顿了一下,留下一个墨点,心里想着,又一年过去了。

 

高述不热衷融入人群,甚至可以称得上厌恶,在他二十多年人生中,只有大学时因为父母的要求勉强与另外三人共同生活了四年,毕业后也没太大变化,随后出国求学也好,留在异国创业也罢,再也没有与人同住一室过,同学和同事都看出他有严重的洁癖,严重到隔三岔五要用高锰酸钾拖地,随身携带消毒酒精棉的程度,事实上鲜有人知道他的强迫症状和对绝对干净的偏执曾经一度影响到日常生活,但大学期间积极治疗后已经好转许多。个中过往,高述从不为外人道,一是他没有将伤疤揭露展示的喜好,二是因为这段过去总得牵扯到他从未开始过就无疾而终的初恋。

12月5日就是那个人的生日,然而如今高述与他天各一方,余生或许也难再有相遇的机会。

 

手边的时钟正好跳过了零点,高述拿起手机,什么也没发生。那人身在国内,也不善交际,只有宿舍群里另外两个人数小时前送上的祝福,聊天界面里最后一条信息则是一个笑着说谢谢的小猫表情包,高述借着时差的关系,很少言语,大家也都习惯了,尤其面对那人,高述不知该说什么,该怎么说,像是担心隔着千里的距离会让自己放下防备,深藏的感情一不小心就会喷薄而出。

他看着屏幕里映出的自己停了许久,才摁亮了屏幕,发出一句生日快乐。

 

1

12月5日当天,高述在家用提早过午饭后收拾停当就出了门,加州的冬天并不冷,他只带上一件供夜间御寒的大衣就出了门,驱车前往S大。一路路况良好,高述到时Josh还没来得及出门,又听他说Z教授上午的会议因为跟与会者意见相左直接顺延了下来,目前还没有散会的意思,建议高述自己打发打发时间。

 

停车场里人迹罕至,高述挂了Josh的电话又忍不住调出微信来看,除了几条公众号的推送外波澜不惊,默默坐了一会儿,高述还是推门下车,走进阳光里去。

 

虽然高述并非S大的学生,但由于公司离得近,一同创业的合伙人中又多数毕业自S大,几年中与S大的师生打交道的机会并不少,他对这所学校称得上熟悉,便有意避开人群,往人迹罕至的区域走去,同时为一会儿同Z教授的会面打着腹稿。

 

阳光灿烂,映得满眼的绿意有些蜇人,高述一边散步一边漫不经心地扫过寥寥几对在草坪上喧闹嬉笑的年轻人,心里不作他想,又隐约生出一点沧桑的感觉,远处的喷泉哗哗涌动着,高述将目光挪过去,途中遇到一个孤零零的背影,就此被拦住了去路,脚步也同时停下了。

是他吗?

可是他不可能会在这里吧。

 

还来不及再有更多的想法,那个人像是感应到了高述的眼神一样拧过头来,原本苦着的脸迸出一丝惊喜,隔着二十余米的距离扬声喊他:“老高!!”,不顾周围人一下聚过来的眼光,哒哒哒地跑到高述面前。

 

高述很快镇定下来,“欧阳。”

欧阳点点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笑起来还是五年前一样的孩子气,恭维道,“看来你过的不错,爸爸放心了,”话锋一转,“你在这儿念书吗?带个路去食堂呗,饿死了我了。”

闻言,高述哭笑不得,熊孩子的路痴属性还是十年如一日,便点头带路了。

过去他们两人相处时,欧阳很少是主动说话的那个,多数时间里他都盯着手机或游戏机,只有高述主动挑起话题时会勉强开开金口,也许是多年不见的缘故,去食堂的路上欧阳查户口一般盘问了一番高述这些年来的经历,听闻他M大硕士毕业后留下创业各种夸张地表达了真切的赞美和羡慕,末了还拍拍脑袋说在最近玩的游戏里见过高述的工作室的名字,敬佩之情又更上一层楼。

半路上高述接到Josh的来电,说自己已经到达学校,问他在哪里碰头,高述回他自己正在陪一位老朋友去食堂的路上,让Josh直接去Z教授的办公室等他,挂下电话后发现欧阳一直盯着他,眼神似是思绪万千的样子,心里一动,问他怎么了,欧阳摇了摇头,没再说话,好在食堂就在眼前,气氛也并不尴尬,高述停下脚步,知道自己该离开了,正想开口道别,欧阳一个人往前走出去两步,也停下来,回头看着他说,“诶老高你帮我占个座擦擦桌子呗,这些老外怪邋遢的。”

高述:“……”

欧阳赶忙接上一句:“去嘛,我请你吃饭。”

 

最终高述并没让欧阳请他吃食堂,但还是听话地找了一处僻静的座位掏出消毒湿巾仔细地擦干净,并给Josh发了条短信告知自己将要迟到的消息,Josh的回复来的飞快,说他刚与Z教授碰面,对方明天要临时出个短差,今天得回家处理私事,要谈的事要么等他回来再说要么视频交流,高述简洁的表示自己清楚了,放下手机就看到欧阳端着一盘子垃圾食品向自己走来,恍惚间,与五年前的欧阳的形象重叠了起来。

高述也是这时才有机会认真地打量他:五官看上去比五年前成熟了些,但还是带着挥之不去的天真学生气,没长高也没长胖……明明吃了那么多垃圾食品还不锻炼来着,总的来说,就是高述心里一直惦记着的样子,连穿衣风格都没变,令他心动的程度跟五年前一模一样。

眼下高述不作他想,只庆幸自己还好没有错过太多。

 

“看着我干嘛?”欧阳在他对面坐下,从背包里掏出面纸和免洗洗手液洗干净了手,又用纸巾蘸着擦干净餐盘上一瓶气泡水递过去,看着高述拧开喝了一口才放心,“算了,多看看吧,你眼前的可是数学界的明日之星,要我签名吗?”

高述笑了笑,没有回应这句玩笑,他是知道欧阳报考了本校的应用数学研究生的,只是后来过去的同学都渐渐断了联系,为了强迫自己走出过去,高述也没有刻意关心过欧阳的动向,几年来他也一直用学习和工作强行转移视线,不再去深究回忆,也没空幻想自己不在身边的欧阳会变成什么样子……没想到他会远渡重洋,再次来到自己的身边。

除了坦然接受看得见吃不着这样甜蜜的痛苦,高述别无选择。

“你啊……怎么就来到这里了?”

欧阳一时没搞懂高述这句话是感慨还是疑问,坦白地说,“好不容易找到自己想干的事,又不知道做点别的什么,你也知道我这样的人……索性一直念书了,念到不能再念再做打算,我爸妈嘛都是老师,我这决定在他们眼里也是难得靠谱了一回,就随我了……哦离题了,我来访学嘛,老板介绍了我就来了,没想到能碰到你。”

高述认真听着,问道,“你来这里几个月了?”

欧阳长叹一口气,对他摆摆手,“别说了,有点小事耽搁了,昨天才到呢……手机还丢了,只能跟邮件跟教授联系,找个办公室都找了半年,”他讪讪地瞄一眼高述,“不过也算因祸得福吧,我要是按着地图里自己找到了食堂……可能这一年都遇不到你了。”

 

高述没来得及接话,就被风风火火冲过来Josh撞到桌角的惨叫打断,整张桌子轻轻一震,欧阳也被吓了一跳,呛了一下,一时间咳得说不出话来,高述顾不上搭理Josh又是递纸又是拍背的好不容易让欧阳停止了咳嗽,随机不满地瞪了一眼旁边装无辜的Josh,问他:“有什么事?”

Josh的眼神在高述和欧阳之间来回扫了几次,欲说还休地支吾了一会儿才说:“只是跟你说一声,Z教授约了我们下周四再来。”

高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Josh识趣地赶紧溜走,欧阳叼着可乐的吸管,用咳得泪汪汪的眼睛充满探究地盯着他。

高述解释,“那是我们工作室的合伙人,Josh……嗯,有机会带你去办公室看看?”

欧阳自然是高高兴兴地应下了。

 

饭后,高述领着欧阳在校园里逛了一圈认路,到欧阳的宿舍楼下时,他们停住了脚步,高述对他伸出手:“纸笔。”欧阳一脸懵逼地看了他两秒才反应过来,将背包反过来翻找,抽出一本笔记本用下巴夹住,过了一会儿掏出一支笔又迟疑了一下,高述直接接过来:“没事,不用消毒。”说罢,在笔记本最后一页刷刷写下自己的邮箱,递还给欧阳,“有什么事情就找我,明天我带你去买新手机。”

欧阳接过自己的本子,认认真真的将目光在高述的邮箱地址上停留了一会儿,突然抬头问:“你要上我宿舍坐坐吗?一会儿……我们可以一起吃个晚饭?”

 

 


评论(9)
热度(293)

© 鹈鹕泽 | Powered by LOFTER